23分钟前  随笔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漫天的沙尘渐渐退去,蓝天和烈日又一次出现在沙漠上空。

他开着那辆破旧的黄色出租车在公路上行驶,道路的两边,处处可见车辆的残骸,远处的浓烟告诉他,战争正在他的祖国里进行着。

天气晴好,很炎热,没有一丝风,对面驶来一支车队,车上也坐了很多人,这情景有点像这个国度里的乘卡车赶集的人群。不过,不同的是,不是卡车,而是坦克,上面都是外国人,手里拿枪。他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他,就这样交叉而过。 该死的战争!他暗暗地咒骂。两天前,一颗导弹落在了他家门口的市集里,几乎毁灭了一切,幸运的是,他活了下来。于是他决定不再开出租车了,他盘算着等今天最后一趟生意做完,就和妻子、孩子一起离开这个地方。

莎拉,孩子们,我爱你们,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等最后一趟生意做完。

他转头看了看驾驶座上放的一张照片,相框的玻璃碎了,不过照片上妻子和三个孩子的笑脸仍然是能让他感到惟一欣慰的东西。

不久,他到了一个检查站,路边停着不少坦克,那长长的炮管和多边形的脑袋简直让人不寒而栗。不少荷枪实弹的外国士兵站在路边。一个外国士兵伸手示意让他停车,他定了定神,停下了车。这几天,几乎没有什么平民的车辆从首都出来,所以现在,路上除了坦克,就只有他一辆车了。

几个外国士兵走上前,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有一个为首的看了看这破车,弯下腰,又看了看他,问道: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他笑了笑,用那士兵能听懂的语言生疏地答:长官,我从首都来,想离开这个地方,战争太危险了!

说着话,他递给士兵一支香烟,并点上了火,战争几时才能结束?

快了,我们的军队马上就能解放你们的首都,外国士兵深吸了一口烟,像是看到了车里的相框,这烟还不错,那是你的妻子和孩子吗?我也有两个孩子,和他们差不多年纪。

是啊,他们是我最牵挂的人,不久前就离开这里了,我这就去看他们,也许不再回来了,战争年代开出租车太危险,我不想干了。他看了看外国士兵,仍然微笑地回答。

等我们****了你们的独裁者,你就可以回来放心地开车了。士兵靠在车窗上,也许那么多天来,第一次遇上对他微笑的原住民,因而心情也不错吧。

也许吧,不过我得去看我的妻儿了,有兴趣去我的家吗,我妻子会为你们做好吃的。一起去吧,最后一趟生意,不收你们的钱。

我们有任务在身,去不了了,代我向你的妻儿问好吧,士兵显然有些兴奋,他也许认为,这里的人民,还是有不少欢迎他们的,对了,南方都是战场,你要到哪里去见妻儿呢?

他依旧微笑着,拿起了那个破碎的相框,在照片上吻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看着那个依旧得意忘形的士兵,还有他身边其他拿着枪的外国人。一字一句地说

最后一趟生意尘埃渐渐退去,蓝天和烈日再次出现在沙漠上空。他开着破旧的黄色出租车上路了。道路两旁到处都是汽车残骸。远处的烟告诉他,战争正在他的祖国进行。

天气晴朗炎热,没有一丝风。有车队经过,很多人坐在上面。这一幕有点像这个国家的人坐卡车去市场。然而,不同的是,坦克里装的不是卡车,而是手里拿着枪的外国人。他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他,于是他们就过去了。该死的战争!他暗暗咒骂。两天前,一枚导弹落在他家外面的市场上,几乎摧毁了一切。幸运的是,他活了下来。于是他决定不再开出租车,打算今天最后一次出差后带着老婆孩子离开这个地方。莎拉,孩子们,我爱你们。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等待最后一次出差。他转过身去看驾驶座上的一张照片。相框的玻璃碎了,但照片中妻子和三个孩子的笑脸依然是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

很快,他到达了一个检查站,路边停着许多坦克。长长的枪管和多边形的脑袋让人不寒而栗。许多携带实弹的外国士兵站在路边。一名外国士兵伸手示意他停下来。停了一会儿,他停下了车。这几天从首都出来的民用车辆很少,所以现在除了坦克,路上就他一个人。

几名外国士兵走上前去,一、二、三、四、五。一位领导看着破车,弯下腰,又看了看他,问道:你是哪里人?去哪里?

他笑了笑,用士兵听得懂的奇怪语言说:先生,我来自首都,想离开这个地方。战争太危险了!

说完话,他递给士兵一支烟,然后点燃了一堆火。战争什么时候结束?很快,我们的军队将很快解放你们的首都。外国士兵深吸了一口烟,仿佛看到了车内的相框。烟还不错。是你的妻子和孩子吗?我也有两个孩子,和他们差不多大。

是的,他们是我最关心的人。他们不久前离开了这里。我现在就去看他们。也许我再也不会回来了。战争年代开出租车太危险了。我不想做。他看着外国士兵,仍然微笑着回答。

当我们* * * *你的独裁者时,你可以安全回来开车。士兵靠在窗户上。也许他遇到了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对他微笑的土著,所以他心情很好。

也许吧,但是我得去看看我的妻子和孩子。你有兴趣来我家吗?我老婆会给你做好吃的。我们一起去吧。上次出差我们不收你钱。

我们有任务,不能去。替我向你的妻子和孩子问好。士兵显然很兴奋。他可能认为这里还有很多人欢迎他们。对了,南方是战场。你要去哪里看你的妻子和孩子?

他依然微笑着,拿起破碎的相框,吻了吻照片,然后转过头看着还在得意忘形的士兵和身边其他拿着枪的外国人。逐字逐句说出来。

道:天堂。

他最后能看到的,是那个士兵惊骇和恐惧而扭曲的表情,还有从指间滑落的烟头。

然后,他按下了按钮。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大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xchysy.com/243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