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寂之美,作者:赵波

静寂之美,作者:赵波

诗歌精选 1个月前 (05-31) 浏览: 0 评论: 0

她喜欢在很多城市发现各种小街小店,最好是老老的,旧旧的。那样的街和马路通常都是有故事的地方。 她经常一个人推开一家新开小店的门,品尝一顿口味有所变化的饭菜,大概是她多年旅居生活里在异乡街头保存下来的爱好。 偶然一天,走进一家新开的餐馆,它位于夫子庙的秦淮河畔,是一家集餐饮酒店于一体,推广一种新生活方式的楼,因为是新开的,客人还不多。她在二楼坐着吃饭喝茶的时候,整个二楼仿佛是被她包下来的。 一个人坐

投辖留宾来源:黄磊

投辖留宾来源:黄磊

情感文章 1个月前 (05-31) 浏览: 0 评论: 0

唐代诗人杜审言曾作:“公子南桥应尽兴,将军西第几留宾。寄语洛城风日道,明年春色倍还人。”身在长安的杜审言,思念洛阳,遥想洛阳的朋友们这时在南桥应该玩得正尽兴,洛阳将军府里的朋友们应该欢乐得不愿散去。诗中“留宾”二字引用了西汉时期洛阳的一个典故。 “留宾”的主人公是河南(洛阳)太守陈遵。他豪饮好客,宴会时常取客人车辖投入井中,不

爱我们的亲人,就是珍惜他们在身边的每一天,写作人:甜甜余味

爱我们的亲人,就是珍惜他们在身边的每一天,写作人:甜甜余味

心情日记 1个月前 (05-31) 浏览: 0 评论: 0

1 最早对死亡有了直观的概念,是在我三岁时的一天。至今仍记得,爸爸喊我在一张黑白相片前跪了下来:“给老公公磕三个头吧!” 老公公是我奶奶的父亲。当时懵懵懂懂的我边磕头边问:“老公公呢?”“老公公去世了。”“去世是什么意思?”“去世就是再也见不到了。” 先前对这位年迈的家中老人并无

阳春布德泽:写作:王社珍

阳春布德泽:写作:王社珍

短篇小说 1个月前 (05-31) 浏览: 0 评论: 0

春天说来就来了。那天清晨穿过单位前面的小公园时,发现连翘露出了嬾嫩的黄,在初春里格外显眼,风也温柔许多,抚在脸上,有丝丝的暖,空气清新中夹带些许潮湿,让你不觉眯上眼,贪恋地深深呼吸,一洗冬日里沉积于肺腑的浊气,整个人即感干净透爽,脚下步子也变得轻松快意。 单位门前的小公园,是深居城市的我们感触春天的触角,公园里最早报春的是连翘,连翘刚刚露出微黄时,午饭后,公园周边单位的人们便如约好了一样,出来赏春

我的外婆|写稿人:grace7258[文集</a>]

我的外婆|写稿人:grace7258[文集]

短篇小说 1个月前 (05-31) 浏览: 0 评论: 0

很久以前就想写一篇文章来纪念我的外婆,可是每次都思绪万千,不知从何写起。 我的外婆出生于1927年,她叫魏德秀,她从小吃尽了苦,一生总共生育了6个孩子在,可是因为各种原因都夭折了。外婆曾经给我说,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有个孩子是在山洞里生下来的,刚生下没多久就病死了,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外婆的眼睛几乎都哭瞎了。每个见到我外婆的人都说外婆看起来像80多岁的人,可是那时外婆才70多岁,岁月在她身上留下了

寒梅;撰稿人:丁朝晖

寒梅;撰稿人:丁朝晖

短篇小说 1个月前 (05-31) 浏览: 0 评论: 0

冬日午后,信步来到隋唐城遗址植物园,此时草木萧瑟凋零,游人自然寥寥无几,我却有了独赏梅花的静谧时光。 冬日阳光当是柔若无骨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光线仿佛游离不定,飘忽不已。在漫无目的地走走停停中,许多往日忽略的景观一一再现,假山旁一株梅树,老干虬枝旁逸斜出。 朵朵梅花,缀满了屈曲盘旋的虬枝,极像李可染大师绘制的一幅水墨国画。那些花儿,仿佛是在阳光催促下,在微风中徐徐绽放,于是,梅花淡淡的清香顷刻四

我的诗和远方——我与《今日六枝》副刊的追梦情结:小编:翔子

我的诗和远方——我与《今日六枝》副刊的追梦情结:小编:翔子

原创故事 1个月前 (05-31) 浏览: 0 评论: 0

乡村的阳光和暖而温情,山水宁静而致远,在我的骨髓里深植,灵魂里扎根,让我的文学梦纯粹而质朴。从学生时代在省城刊物《教育通讯》首次变为铅字的《童年趣事》到青年时代选刊国家级文学杂志《人民文学》的《父亲·麦田》,再到中年时代原创发表在全国“百强报纸”《文摘报》的《宅家“大厨”》,沉甸乡愁,记述世事,深耕梦和远方。 回首流年的风来雨往,在用心

艰难求学路,撰稿:蒋生

艰难求学路,撰稿:蒋生

诗歌精选 1个月前 (05-31) 浏览: 0 评论: 0

我家的祖辈们都没上过学。到了我这一代,家里决心送我好好读书。 上高小时在镇里读的,离家十余里,清早起床赶到学校,晚上回家便七八点了。无论炎炎夏日还是雨雪风霜天,虽两头摸黑,我却从未间断,一心一意把书念好。 高小毕业后,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县二中。这时正逢国家三年困难时期,全国人民都吃不饱,在学校,我们每天九两米饭(那时还是一斤十六两)。吃的菜更惨,餐餐萝卜白菜,有时菜里面还有蛆虫。我正处于长身体之际

没有硬实力,人脉就是个笑话|撰稿:逍遥行

没有硬实力,人脉就是个笑话|撰稿:逍遥行

心情日记 1个月前 (05-31) 浏览: 0 评论: 0

李丹是一家大型美容店的店长,她想在一年后离职,自己开美容店。 一段时间里,她以各种名义组织聚会,拼命拉拢可能用得上的人,投资的,技术的,管理的,她准备得很细致。 酒桌上这些人都很给面子,表态说只要她开始干,一定大力支持她。 由于她的动静太大,公司将她提前劝退了。 李丹浏览着通讯录长长的人脉清单,自信地想:“以自己现在打下的人脉关系网,正好可以放手大干一场。” 当李丹联系那些

一个人的时光;投稿:遥远的爱

一个人的时光;投稿:遥远的爱

原创故事 1个月前 (05-31) 浏览: 0 评论: 0

突然看到那段对话,我觉得真的句句刺耳。跟我喜欢的那个侯坤的形象差多少啊?口口声声说喜欢,时不时的一些暧昧的话,突然就没感觉了,突然就不想相处了,突然竟如此的讨厌了,那这段交往能经得起推敲吗?只能说他没真正的喜欢我。 今天依旧漫步在泉城路,芙蓉街,想起曾经的我们漫步在那泉乐坊,想起他曾经给几个人介绍我是他女朋友,这才几天的事,我们竟拜拜了。时间真的能证明一切。 如果我知道是这个结果,我宁愿不要开始。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